日空琉

第一次畫卡卡//
凹凸第二季好看!!!

之前日本人來學校時,送對方的禮物//
雖然只是鉛筆稿

傘修萬聖節小段子?

嗚嗚嗚以我的功力畫不出短漫來.....
今天想到的( ´∀`)
因為萬聖節鬼怪會出來嘛...所以就想到這個
至於寫文...沒空..
所以我、我就寫個大概...

ooc
葉修打萬聖節副本,打到差不多的時候....
"阿修,trick or treat?"
一雙手臂突然伸來環住脖子,並伴隨著熟悉的嗓音。
葉修不禁嚇了一跳,回過頭。
"無聲無息的是想嚇死哥啊!!"
"還有,你一個幽靈學人家玩什麼裝扮啊?小孩子嗎你。"
"喂喂,你不要太過分哦!!我這還不是配合節日過節嘛~享受一下萬聖節的氣氛,才不像你萬聖節也坐在這打榮耀。"
"不說這個了,到底給不給我糖啊!!?"
"晚了,糖都發給隊裡的小朋友了~"
"那我就只好惡作劇了。"

"蘇沐秋不帶..你這樣.的啊..哈哈..."
蘇沐秋搔著葉修的癢。
"唔..."
葉修因為腰一直被蘇沐秋搔癢,身體不斷地抖著。
轉過頭來時,雙唇被另一雙唇吻住。
葉修放任其舌尖與自己柔軟的舌頭交纏。
"阿修,萬聖節快樂。"
蘇沐秋注視著葉修笑了笑。

等再次醒來時,沐秋已經不在了。
"沐秋,萬聖節快樂。"

【旭趯】續愛00


*日空琉在Lofter更的第一篇文,寫的不好見諒
*這是一篇旭為了趯殺人後離開了趯,七年後再次相遇  的故事......

————————————————————

01
"住嘴!不要再從你的口中說出他的名字!"
一名少年對著男人嘶聲喊道。
"你、你想做什麼!!?"
刺!
少年手中緊緊握著尖銳的刀子,手指因用力過度而泛白。血氣湧上大腦,使其無法思考,任由怒氣的趨使,少年刺向了眼前這個男人....

不,是禽獸才對!他不配當人,竟然想再侵犯我最愛的他。
"......"
鮮紅的液體慢慢從刀口湧出,帶著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失神地盯著地上的血泊以及那具還存留著餘溫的屍體,腦中的思緒一片空白。

直到數分鐘後,理智才逐漸恢復。
"哈哈...結果還是變成這樣啦..."
注視著沾滿鮮血的雙手,不禁乾笑道。
"....抱歉。"
這句話並不是對著倒在地上的那個人說的,而是對著不在場的他。
"明明....跟你約定過了。"
"我恐怕不能再繼續陪在你身旁了...."

曾經約定過的話語,如今無法實現了。
說要帶給你幸福,卻要讓你留下這樣的回憶。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感到後悔,至少你不會再被那痛苦所折磨。

而我的人生,早就屬於你了。
"抱歉了...."
少年只感到鼻子一陣酸澀,視線逐漸模糊。
仰著頭凝視著天花板,身影彷彿輕輕一碰就將潰堤。

02
黎明時分,天邊漸漸亮起一絲絲曙光。少年趁著身旁人還熟睡之際,準備離開去自首。
"趯,再見了。"
少年溫柔地注視著躺在身旁的人兒,想要把對方最後的點點滴滴都看進眼裡,深怕離開後那副容顏他將無法細細回憶起。
臨走前,想著道別的話語,在紙條上塗塗改改。

—抱歉,我走了,我愛你。—
寫下了想對他說的話,但想必這樣他一定會傻傻地等下去吧。
一想到他為我苦等的模樣,不忍心痛。與其讓他恨我,也不願他為我耽誤了自己的幸福。
少年把那句話塗掉,重新寫下另一句話語....
而那句話,卻是一個謊言。

—趯,抱歉,我另有喜歡的人了,我們分手吧。—
留下這句話後,旭輕輕地在趯的額際上落下一吻,笑了笑便消失在趯面前。

———TBC———
我、我先丟一小段...後面還沒修好
然後這裡更新進度超級慢,不要抱有期待
這是旭的部分,還沒修好是趯的部分
還有這個字「趯」要唸做ㄩㄝˋ哦

声烦:

将「叶修」这两个字拆开来,大约可认做是[口食人言]。


吃掉赞美,吃掉挖苦,吃掉举世誉,吃掉举世非。


旁人之言皆如酒肉。咀嚼,咽下,穿肠而过,悲喜不留身。


不沾人间烟火,不染尘世俗情。


走过二八载,仍是白衣少年。低眉弯眼浅浅一笑,抵过春风百里阳光万丈。


叶修,


是很好的人了吧?

生日快樂,沐秋。
(遲來的生日祝福....

續愛

這是一篇有關於本人以前同學的cp配對
其實他們幾隻可以交錯搭配OuO
本篇主要以旭趯為主~
以下是各種人設↓
(之後可能會再增加新人物//

趯  (男)
生日10/31,24歲
財閥公子,現任於自家公司總管。
和旭原是戀人兼青梅竹馬,在高中時開始正式交往。但7年前發生某事後,旭離開了趯。到現在心裡還掛念著旭,痛苦了7年。

旭 (男)
生日05/20,25歲
剛出獄,在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來到翔的事務所就職。
深愛著趯,7年前為了趯殺人後,瞞著趯離開。待在監獄的10年,對趯的感情還是沒有改變,反而不斷地積累。

翼 (男)
生日02/06,24歲
某家公司的職員,和趯的公司有時有工作上的往來。
和趯是大學朋友,從大學就單戀著趯。

翔 (男)
生日11/04,23歲
大學畢業後,自行開創了一家事務所。時常自稱自己是神,態度極為傲慢。在旭來事務所面試時僱用了他,並讓他住在自己家中。

霜 (男)
生日09/12,23歲
便利商店店員
和空是戀人,並且是翼的朋友,翼時常會和霜和空傾吐心事。

空 (男)
生日09/07,23歲
研究員。
時常會有與常人不同的觀點與想法,也因此有許多創新的發明。目前正埋頭於某項研究。
和霜是戀人,並且同居中。
其他角色

XXX (男)
過去曾侵犯過趯,7年前再度出現在他們面前時,還想對趯動手。某個晚上被旭約出來見面談判,說了一些激怒旭的話後,旭在一氣之下將他殺害。

【all叶】非典型镜面反射-21

這轉折超棒!!!

悠悠堇:

第一篇地址:前篇


其余戳TAG。


 


这篇文就是单纯的爽文。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大家的评论有些激烈,请不要想太多了朋友们,没有啥虐点。


今天过渡一下,从明天开始一爽到底了。


 


131


周泽楷拿过了话筒。


这个动作放在周泽楷的身上缺少了些许合理性,让台下的粉丝也渐渐安静下来。


叶修也看到了这一幕,然后在周泽楷打算说些什么之前,给他使了个颜色,从刚才见了面开始,周泽楷就若有似无地以余光在瞟着叶修,所以并没有错过叶修的这个眼神。


周泽楷抿了抿唇,捏着话筒并没有接下叶修的讯号,他总是腼腆而沉默的表情在舞台闪动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冷酷而决绝。就好像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个时刻,不想考虑后果,只想做他自己,想要为重要的人说重要的话,即使这会为现有的稳定带来巨大的影响。


然而在周泽楷想把某些话说出来之前,一直安静站在他旁边的江波涛拿过了他手中的话筒,笑着对台下说:


“哎呀,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呢。我能理解大家的情绪,但是说实话我们和兴欣之间的关系十分和谐,上赛季全明星的时候大家也看到我们之间私交甚笃,并不存在兴欣和轮回之间气氛紧张的情况。”


江波涛徐徐道来,“很抱歉在比赛前说了这些无关的事,但是身为对手,同时也身为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不公正的谣言发生,也不希望对我们轮回而言最重要的粉丝因为轻信谣言而做出错误的举动。”


江波涛的一席话令台下隐约的骚动也渐渐平息,粉丝因为江波涛所说的话而完全停止了对兴欣的嘘声。


就连叶修也不由感慨江波涛极会做人,精通话术。


这之后的比赛之中现场都没有再爆发大规模的嘘声,而比赛结果也没有什么悬念。


兴欣以三比七败于轮回。


这下轮回粉更是觉得兴欣不配作为他们轮回的对手,显然他们象征性地遗忘了其实单人赛事兴欣比轮回还多一分,团队赛兴欣的表现也并不算差。


兴欣先去开记者会,叶修这次不上场,躲在角落抽烟。


孙翔不知怎么地找到了他,并且蹲在了他的旁边,看他抽烟。


叶修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要吗?”


孙翔接过问他借火。


叶修把打火机丢给他,孙翔啧了一声说:


“你到底懂不懂啊,我们给都是这样借火的……”


说着凑了上来,用自己口中的烟跟叶修叼着的碰在一起,几秒后点燃了。


“这都不懂。”孙翔吐出一口,“你这个直男gay。”


“……”


直男gay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我不是。”


叶修试图跟孙翔解释。


“好了我知道,你不要说了。”


孙翔的表情概括一下就是:“我懂的,你是的,你就是”。


叶修感到无力:“你到底知道什么了?”


孙翔眨眨眼:“你忘了那天我们对过暗号还牵过手?”


为什么说得这么暧昧,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本质和你说的很不一样。


叶修换了个话题:“你这样跟我说话没问题吗,我们现在可是阶级敌人。”


孙翔嘁了一声:“你以为我是智障吗?网上的谣言我都信?你眼里的我是不是没有脑子?”


叶修:“……”


孙翔:“……你沉默干嘛。你这个时候沉默是什么意思?”


叶修:“没有,我很感动。”


孙翔:“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很失礼的事?”


叶修:“真的没有。”


孙翔还想说什么,结果有人找来了:“你怎么还在这边,记者会要开始了。”


孙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给忘了。”


拍拍膝盖起身,把队服外套丢给叶修:“一身烟味对形象不好,你帮我拿着,等我回来。”


叶修都准备回去了,硬是被孙翔先斩后奏地给留了下来。


等孙翔走得没影了,来人才转头看向叶修,叶修问他:“你怎么不去啊,记者会不是要开始了?”


“我今天不上场。”


江波涛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


“哦。”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还有刚才在场上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挺没必要的。”


江波涛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想说?”


叶修:“我知道你是为了阻止小周说下去所以才帮忙说了话,但是结果还是你帮了兴欣的忙,虽然没必要,但还是谢谢你。”


江波涛的眼角跳了跳:“那你表达感谢的诚意呢?”


叶修:“你被迫解围,我随意道谢,不是很公平?”


江波涛:“可我记得我对你说过,要是再玩什么小把戏,我就对你不客气。”


叶修:“那我真的好怕怕啊。”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告诉我,我都做了些什么。不然我们信息不对等,这不公平。”


江波涛的神情可以说是极端厌烦了:“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我?”


叶修用右手食指向内指了指自己,“我做什么了?”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你那个时候出轨被我发现了,还要我提醒你吗?”


“啊?”


叶修茫然,“我?出轨?出什么轨?”


他活了快三十年,至今还没上过轨,怎么就出轨了,问过轨的意见吗。


叶修决定等会儿上微博搜一下“叶修出轨”这个话题。


“不对。”叶修忽然反应过来,“我出轨被你发现……你和我什么关系?”


江波涛那一脸看着出轨渣男的表情似乎反映了事情的真相。


 


***


 


这篇从开连载以来就收到了不少私信。


有些比较含蓄地表达了意见,有些就比较刚烈地觉得我在乱写。


我承认我有点乱来。


我也很抱歉我写出来的叶修可能和原作有所出入,但我尽我所能地想要写出我所理解的叶修,但是还是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当然区区悠悠堇也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


可我始终觉得这不是坏事。


比起收到一边倒的好评我也乐意看到有人对我的意见,至少说明有在认真看我写的东西。


谢谢大家了,今后悠悠堇还会做一个日更的好堇。


也对所有有理有据地批评我的姑娘表示感谢。